小弟弟篇 part one:直覺單純

許多男孩在成長過程中,都有些幻想...

大哥哥的鬍渣,
大哥哥的臂膀溫暖,
大哥哥的氣息.....
大哥哥的.....


於是,小男孩在門外徘徊著...徘徊著...
直到AM4:30,
房裡客居的大哥哥走了,童稚的心也跟著碎了一地..... 。


十一歲的孩子,不太懂得大哥哥的感情,但他知道什麼是孤單寂寞...。

大哥哥篇 Part2:複雜難礙

人說「孤獨」與生俱來,人最長時間面對相處的...是自己。「(人與人的)感情」則是豐富娛樂人生的一種依存關係或群體遊戲。「感情」上雖然我挺你,你黏我,我卻永遠無法代替你消耗昨晚調皮玩耍的卡路里,「孤獨」才是生命本質,不可替代的個體,孤獨與孤獨慰藉交歡後的衍生品成就「感情」。

人長大了越來越不滿意獨處,=>或強迫=>或自願的試圖甩開「孤獨」,生活中美好精彩的,難堪痛苦的經驗逐漸拿來衡量衍生的「感情」。不幸地,在速食欲望,淺薄空虛的現代社會中很少人可以一次獲得「感情」上的滿足,於是你找我,我找他,人來人往總有跟不上落單的。受創者因為人心不再赤子童稚害怕再碰「感情」,文靜的人悶聲吐息療內傷,憋不住的則狠狠警告他人別再天真幻想,現實殘酷,在苦情先知眼裡,高調教導世人樂觀談「感情」的兩性指南終成篇篇無用可燃的狗屎廢材。

於是乎「害怕孤獨,恐懼感情」成了折騰人的惡性循環,久傷不癒者懷疑世間愛侶們情感擁有的正當性與存在感,看似冰雪聰穎洞悉一切,挖瘡諷世難掩自哀殘憾,一歡樂就想到會不會是假的,菩薩心武裝成惡腸,已經孤獨的人更加黑暗孤單。

勇敢「放」下感情不一定就此順利終結彼此的孤單,但踟躇不前絕緣保護自己,也就等於繼續一個人的孤獨。 孤獨並沒有什麼不好,它不絕對等於可憐,自私,只是當人感覺到了孤獨,懂得好好跟孤獨相處,才有可能讓自己逐漸真正快樂起來 。

大哥哥沒有什麼可以留給你,只有泡麵跟澄汁,還有孤獨後夜深的一臂餘溫.... 。







「4:30」,日本電視NHK資助,2006年新加坡發行,陳子謙導演,由一個孩童的眼光來探討現代社會的空虛孤獨,人際疏離背景下的童稚身影,讓我想起另一部也相當喜愛的片子--「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Nobody Knows)」,參加過柏林影展的這部片子並沒有明確的同志情愫 。


劇情其實很簡單,對白沒有幾句,就不在此爆雷,主幹著墨於年幼失怙害怕寂寞轉投注在陌生過客的童稚感情,由「放感情放心」(「放」這個字對孩子來說刻意也沉重了些...)到再次失去,解放寂寞的情緒轉折,小男孩肖力源演來自然,情緒收放恰如其分,劇尾那幾幕fu,尤其柔弱哀傷,迴響加溫有力。(演大哥哥的韓國男演員金榮俊則有幾分像九把刀, 題外話:p)

4:30 官方網站

faliziz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