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巴黎這種城市,
大家最喜歡做的事情之一...

就是--Draguer(邂逅)

初到法蘭西,碰上四季史卡圖先生.....
是W細數來歐洲發生過的詭異豔遇經驗中,
最最無法從腦子裡消去的記憶.

難以忘記的原因不是因為史先生一百八十八公分的身高, 完美體格 ,或是碩大可口的dick和偶而出現在時尚雜誌上的俊冷外型讓人印象深刻.....

也不是跟史大爺這段美麗錯誤肇事點,落腳在那無敵高貴滴Paris四季飯店裡 ,(Four Season Hotel就位於香榭大道一旁, 瘋馬crazy horse跟中國大使館附近的超高級地段...
LV總店一直走就到的同一側)


而是...
因為他真的太maniac了!

造成現在走在喬治五世大街上,四季還是一個讓人冷汗腿軟的地方.......


*************************************

逛巴黎同志夜店,行頭重不重要, 穿著隨不隨性, 因人因情緒而定 ,
不過這時候說不注重自己的外表?!那就有點矯情清高神遊在仙界...

跟往常一樣地...獨自過週末,獃在巴黎小閣樓啃文法書皮,
努力地準備星期一的法文鑑定考,
無奈看著窗外圓月,熬不住春虫做祟的寂寞夜晚,
W又開始編起異國綺夢...只有溜搭出去好紓解壓力,Horny渴望一個美好豔遇...

辛勤地翻出櫃子裡的三寶行頭 ,
Paul& Joe黑色風衣下, 搭了件only四塊半歐元H&M白底無袖短恤,
一格一格約翰藍儂大頭黑色印花 ,頗有普普風,

頸動脈微噴上隨心律流送全身狂野的Parco Rabbane
套上潑有白色油漆,膝蓋開了幾個小破洞的牛仔褲...
更沒忘了抓個預防用的薄質金牌保險套.

髮尾稍為捻了幾戳髮泥, 把自己seto成自信龐克型男...
決心就算拓哉哥哥在, 也要努力跟他搶頭香...(知道這只是個夢..)



巴黎冬季陰冷多雨 ,香榭大道的深夜雖然商店陸續拉下鐵門,
可還有些觀光客零星閒逛....

PM23:15,Gaybar還沒開, 只得四處走走打游擊.

站在七十多公尺寬的大道往雄偉的凱旋門打量 ,
端詳久了,一種怎麼會來這裡的莫名其妙感覺從背肖油然而生...
覺得自己真的好觀光客又超級無聊... @@


"拿破崙花了那摸多民脂民膏整死巴黎市民, 蓋了這個龐大不能用的門 ,
幾十年後再被抬棺穿過門下面那一個洞, 這樣拿先生爽到了嗎 ??"


"嘎嘎~~ 磯!!的 巨響!" 一追魂車,再度陳屍橫陳在這十二個放射大道圓環旁..

阿門,衝擊效應讓人不禁牙尖打冷顫!

"Oh~~伊~~Oh~伊~~"
平常總是優閒慢半拍的法國人 ,救護車今晚吃錯藥還來得頗快!




好不容易半夜到, "Queen"大門一開,
觀光客尋歡客 ,不論gay或lesbien魚貫進入這遠看起來不起眼...
地下卻別有洞天的巴黎著名同志舞廳縱情聲色.


" 其實一個人去Queen在某種程度上其實是很糟蹋青春的事...如果意不在釣人的話......"

跨倚在二樓鐵欄杆上拿著 Martini Blanche,
嘎天響音樂 ,加上看久昏人的霓虹燈光,
果不其然又是靜靜看著腳下一群瘋男烈女狂歡的時光...

看樣子今晚就要自嘲說relax就是乖乖享受這氣氛當壁草的自慰句子了...





隨著夜深,原本無人的左右兩側逐漸聚滿人潮.
超High的歐式舞曲,還是讓人止不住的左右搖擺扭動.
漸漸地,一旁之前就瞄到...高高穿著開領白襯衫的男子 ,眼睛直往這邊閃爍,緩步靠攏...
Gayradar告訴W--"愛神拿箭來刺了!!"

還沒來得及接招...他就貼近耳邊開口...


"你這件衣服很好看,在那裡買的?"磁性的嗓音有如美聲男伶...
"Thanks, I forget...!"
(其實根本就是爛牌子H&M阿!! 回答的有點心虛)


史先生白色的襯衫近看雪亮柔滑 ,剪裁細膩頗有質感,
James blunt般亂中帶序的性格中長褐髮, 微蓋住劍眉星目 ,
微敞的胸膛 ,服貼著少量蜷曲的胸毛 ,上面躺著雜誌上才翻過地Chaumet銀飾,
襯著棕色肌膚,活像是剛從Ibiza島渡假回來似的.....


聊天後知道他是某個德國廠的buyer來巴黎參觀服裝展 ,之前曾幹過幾年model..
前男友是柏林馬來西亞華僑 ,一年來巴黎至少兩次...
重要數據打入腦中分析後,知道真命天子已經出現了..
親切莞爾的對答,不像峻冷的外表叫人有距離感, 讓人逐漸陶醉在他的風雅中.




凌晨三點半, 離地鐵開張的時間還有兩個小時...


史先生點了一瓶MOET & CHANDON香檳, 在waiter的帶領下走到貴賓專區兩人坐下來聊天,
Bar的喧囂音效下, 咬耳根講話總是大聲喊得口乾舌燥, 超想喝壺溫熱彭大海潤喉止啞...
他建議到別的地方續攤, 不過想先回飯店休息一下, 問W要不要一起去 ?

史先生下榻的四季hotel離Queen不遠,步行只有短短不到五百公尺的距離...
想想去休息一下也好,
W心理當然知道不會這摸單純,但法國真的不流行日劇純情電車男這類事呢....

帶著酒意, 兩人大膽搭肩走在街上, 這在法國可是項禁忌... (註)
使得剛進hotel時還有點小尷尬,住宿一晚至少要三萬台幣的四季飯店lobby雕花玉柱,
果然金碧輝煌極盡奢侈之能事 ,也讓人在進電梯後才有了喘息....



兩個性致盎然的男子,自然無法久待春宵 ,上樓進房後...
就開始接吻...

"Take a shower 先洗個澡ㄅ?!"

他拿起床頭銀盤裡的紅莓吃, 並開始捲煙抽起大麻草之類...這種法國隨處都有的東西,並不令人陌生...

脫掉衣物,展露健美的身軀.... 史卡圖的身上有著迷人的男性氣息.....
一陣翻雲覆雨後 , 彼此開始吻起身體任何性感部位,真是欲仙欲死..

就這樣溫柔磨蹭了許久,史先生變本加厲想將舌頭整個填進W不該填滿的所在...
令人腦子裡直覺想到倩女幽魂中 ,姥姥無限延長的那靈動自如,爬滿綠苔鹹濕舌頭..正進犯自己的敏感深淵...


除了史先先也要求將手指伸入他的私密處外,兩人一直都處在情欲亢奮期....


就在彼此陶醉於燭光浪漫夜晚下的當口...
一個晴天霹靂的示意,讓一切美好粉碎...

他...他..竟開口要求W便便!!.....@@!!".................."

"大便!!??"有沒有搞錯??""框瑯~~~!!!" W馬上倏醒由天堂墜入阿比煉獄....

自小連在家裡放屁都不好意思發出聲音的人,要他在這絲質美美的床上大便??!!

"真的幹不出來..."

(熬不過史先生苦苦的要求, 當真想過要把前晚在餐廳裡硬吞的惡心生蠔給吐出來,
也開始反省自己當時為什麼沒有陪大肚子的姐姐好好實習拉梅茲呼吸法...)


百般掙扎後 ,
還是沒辦法抗拒那從小就被家鄉褓姆偷偷毒打, 警戒不可在床上拉屎尿的童年惡夢...

曾經聽過一對情侶,因為做愛時男方失禁隔日分手的網路奇聞,
可是眼前這個model德國男 ,竟然要人拉屎給他舔??


終於W反胃投降了...


(看著他陰冷俊美的臉龐,深深體會sex and the city中莎曼莎床上遇良人卻不淑的相同挫敗感)

藉口脫身去浴室簡單迅速沖澡後,
留下有點錯愕的他,套上風衣,勉強對飯店門口穿著黑底紅條帥氣制服的poter擠出一點微笑
搭早上五點半的第一班地鐵回家, 從此再也沒有進四季了....




(註1.): 史卡圖"Scato"是希臘文"屎"的字源..
(註2.)在法國國情中,男人倆倆於街上搭肩而行, 不算稱兄道弟之意,是屬於引人側目含有曖昧意涵的行為...

Mr.Scato總共舔了大家次屁股了..@@

(In Grid--「I'm folle de toi」)


Deux homosexuels partent en vacances.

Sur une petite route de campagne, le passager dit à son copain :

- Oh, chéri, arrêtes-toi vite, j'ai envie de faire caca.

La voiture s'arrête, et il va dans les buissons. Au bout de 5 minutes, il appelle son ami :

- Chéri, viens vite voir, j'ai accouché ! - Vite, vite, je vois ses petits bras, ses petites jambes, il bouge, viens viiiiiite !

L'autre arrive, regarde entre les jambes de son copain et dit :

- Espèce de conne, t'es bête, tu vois pas que t'as chié sur une grenouille !

faliziz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留言列表 (17)

發表留言
  • 書書
  • 第一次留言<br />
    <br />
    因為被結局嚇到了<br />
    <br />
    所以不得不出聲表示一下敬意了
  • 深白鬥魚
  • 哈!這真是一個很特別的經驗呀!曾經有和人......結果對方竟然大在床上的經驗,當下覺得<br />
    很殺風景,便草草結束,沒想到有人以此為樂,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唉!真是一樣米養百樣<br />
    人呀!
  • @
  • 這再度讓我加深荷蘭人跟德國人都很kinky的印象.... 真是讓人嚇到不行的結局...<br />
    不過這篇怎麼會是限制級阿... 那我的那些教學不是要限制21歲以下不得看了咧∼<br />
    <br />
    btw... 與丈母娘的頭兩天相處還好,不過卻快被小孩子給整死了<br />
    然後昨晚又好死不死,趁著我跟匈牙利先生在廚房忙晚餐,結果小孩子不跑平時他們用的客人浴室跑主臥房浴室,然後問<br />
    他們的daddy說:為什麼你們浴室裡面有你們兩個人的裸照呢....?!<br />
    <br />
    還不知道小孩回家會不會報備,也不知是福是禍...<br />
    今天要來想是該作怎樣的機會教育才好..
  • 達客
  • Fali, <br />
    <br />
    原來跟Scato是這麼一回事 很戲劇性的過程 如果發生在我身上 我應該是<br />
    跟你一樣的反應 <br />
    <br />
    ps. 發現首頁的文字更新了 是一首詩嗎?或是跟家裡法佬示愛的另一方<br />
    式? 還是我想太多了? Vos mots sont toujours beaux et sensible.<br />
    J&#039;aime vos ecriture.
  • falizizi
  • To 書書:<br />
    謝謝你的留言, 希望沒有嚇著你, 從酪梨的網誌看到你做的小熊了, <br />
    真是專業級可愛!! 這樣親手編織的友誼真的很感人.....<br />
    <br />
    To 深白鬥魚:<br />
    偶而遇上對方事前沒有清理乾淨的時候尷尬難免, <br />
    但是以便便為癖真是令人無法消受阿!人生わいろいろ..@@<br />
    <br />
    To@:<br />
    前法國男友說 :歐洲最有scato癖好的是奧地利人, <br />
    so..德國跟奧地利都是同文同種應該有點遺傳性格, <br />
    倒是匈牙利跟奧地利前為奧匈帝國兄弟之邦, 那摸匈牙利先生會不會...?<br />
    joking.. (因為怕便便的內容過激, 所以標題稍為打馬賽克一下)<br />
    <br />
    TO 達克:<br />
    Merci pour tes compliments...:),<br />
    這Blog除了一個略懂中文的法國朋友會看,法佬其實不太管的, <br />
    他之前學幾個月中文還在 "中國人喝茶... 日本喝酒的.. "幾句階段,<br />
    不過有關我們生活的文章,會在一旁解釋給他聽 ...:),<br />
    標題則是情緒性發洩用的...<br />
  • @
  • 我們匈牙利先生的中文還在你好跟謝謝而已<br />
    所以比起來“中國人喝茶“已經是超級進階級了∼(大概對我們家的匈牙利先生來說已經等於“空中英語教室“∼∼)<br />
    <br />
    說來你講的這德奧跟奧匈這檔事,其實我到現在的研究也不是很深<br />
    如果沒記錯,以前奧匈時代官方語言可能是雙語並行,所以奧地利人並不需要學會匈牙利文<br />
    <br />
    且我們說是奧匈帝國,其實勢力應該是以來自維也納的為主,所以中間其實匈牙利人就曾經反動過要獨立<br />
    <br />
    不過有趣的是我之前好像有介紹過的匈牙利甜點,其中的薄餅,也就是我們用法文音取名叫可麗餅的東西<br />
    似乎其實是源自匈牙利,而奧地利採用後有了一個德文發音非常接近的字<br />
    <br />
    其餘到底互相有受到什麼影響,我就不得而知了<br />
    個人感覺因為從匈牙利驅車到維也納不過兩個半到三個小時,車程並不會比台北到高雄要久<br />
    也或許是有一點像早期台灣被日本殖民過(只不過人家在名稱上沒給平等的地位叫個日台帝國∼)<br />
    老一輩的人明顯地愛有事沒事往奧地利維也納跑 就像我們台灣老人愛跑日本一樣<br />
    <br />
    也同時 我並不知那個城市比較古老 但我覺得建築風格維也納的確是跟布達佩斯有那麼一點相像<br />
    <br />
    另一個有趣的是阿,下次我會詳細寫在一篇日記/煮菜教學上 我以前有買過一本台灣出的外國菜 都是由在台灣的外史<br />
    或神父之類的人教的 聲稱是道地的外國菜 結果以前匈牙利先生就說裡面的匈牙利神父教的東西根本沒人這樣做 東<br />
    西也不對 這次丈母娘來一看也是說"這是什麼鬼匈牙利菜?!"<br />
    他們的結論的確剛好就是:這個老神父大概是從奧匈帝國時代下來的,然後大概其實住在領地不是現在匈牙利的地方∼:<br />
    D<br />
  • fali
  • 談到匈牙利菜我只知道紅紅黃黃的 --匈牙利燉牛肉(Goulash) <br />
    在法國也很有名, 常被誤當作俄羅斯菜的...<br />
    就是加了Paprika辣椒粉那種, 無奈我們家法佬一點辣都不吃,<br />
    然後在這裡談美食,再連想起Mr. Scato...嗯嗯..@@<br />
  • @
  • Goulash是可以不辣的,我們昨天才熬了一鍋給小孩吃<br />
    同時,Paprika應該是椒類總稱 所以黃椒就叫yellow paprika (等於pepper這個字)<br />
    不過匈牙利產的主要是紅色跟白色兩種 其實都是甘甜的味道(他們說紅色比較甜 但我個人覺得白色比較甜 不過總之<br />
    紅色通常曬乾後磨成粉作湯做菜 所以匈牙利很多食物都是鮮紅到深紅色的 白色則either直接切開吃或拿來作雜菜煮 <br />
    有點像是我們拿花椰菜紅蘿蔔等亂炒一通 所有中式快餐店都有的那種)<br />
    <br />
    當然現代人懶惰 不見得用粉熬湯 而有膏狀的產品代替<br />
    而這種產品就有辣跟不辣之分了<br />
    <br />
    所以Paprika其實跟我們俗稱的辣椒(Chili Pepper)是不同的<br />
    (題外話 為何會再度連想起史卡圖呢? 是因為吃辣完通常就是拉肚子嗎??)<br />
  • 達客
  • Fali & @<br />
    <br />
    非常精彩的文化美食討論 去年到奧地利也是幾乎每天點Goulash 並沒有<br />
    辣不辣的問題 味道覺得跟在美國的有差異 當然是奧地利的口味比較好<br />
    建議Fali應該開個美食區 好好和其他有興趣的同志們切磋分享經驗
  • falizizi
  • 從"屎"卡特先生竟然能討論到美食..@@<br />
    <br />
    好吧, 趁著看歐洲歌唱大賽Eurovison的同時,<br />
    把一篇舊文"今晚不下廚"重貼出來懺悔一下...<br />
    <br />
  • @
  • Fali,<br />
    我也覺得我們可以從屎討論到食物真是不簡單阿<br />
    另外 想想去年Eurovision時我還在歐洲 沒想到這樣快一年就晃過去了...<br />
    <br />
    達客,<br />
    如果你喜歡討論食物或食譜 其實fali右邊可以找到我的站(不過重點不在那且其實我並不是真的厲害的大廚∼)<br />
    而fali這邊沒有書書的連結: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allen2002/<br />
    這是他的舊站 但有相當多的食物文章<br />
    或如果你其實比較喜歡的是歐式食物<br />
    在歐洲的JP偶爾也會貼個胡蘿蔔蛋糕或瑞士食物的... http://jpofoz.blogspot.com/<br />
    <br />
    其他非同學的站 偶爾我會逛到些嫁到歐洲去的人的站 這些跟著歐洲婆婆學做菜的人都燒的一手道地的歐洲菜∼<br />
  • falizizi
  • 馬上連結書書的網, 好洗手做羹湯...:)
  • 保喬
  • 實在是很倒人胃口哩...<br />
    呵.<br />
  • Fali
  • Take care, there :)
  • 凱文
  • 這是你自己構思的短篇小說呀?<br />
    是有點被嚇到~~ 倩女幽魂那段很好笑~~ 你真有想像力耶 哈<br />
    把屎把尿的在歐洲很流行嘛? 我完全不能接受說~~ 噁~~<br />
  • Fali
  • <br />
    呵呵, dear凱文, 我不是文青 ,<br />
    這件事記得沒錯的話發生在2001年2月...
  • Paris
  • hahahahahahahahahha, trop fort,jsuis mort de rire;
    t'as chié sur une grenouille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