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 ou.JPG


一時嘴饞,跟法佬倆人到china town超市買了六個蓮霧,七歐八,外帶了一個芭樂, 兩歐多TT (很抱歉窮人家的歐巴桑都很會計較這些事, 提一下),然後搭地鐵到鐵塔前,有烏龜鯉魚池的北面草坪野餐。

鐵塔下遊客纏纏繞繞像螞蟻一樣還是驚人的多,只是隔個一個花園假山,就悄得讓在地人享有VIP級的寧靜。


放下手提袋,舖好巴里島購來的廉價方塊綢巾,我們躺著拿起貴不溜丟的果實, 靜靜欣賞這個法國不產,可能是搭十幾個小時飛機從台灣來,價格高得離譜的蓮霧與芭樂.....。


看著,看著,他突然側著頭跳tone說....:

「認識的台灣人中,你最好看.....。」
「我是說真的。」


不以油嘴滑舌見長的法佬說出這句沒有強餵毒蘋果就吐出的話, 讓我神經質的暫停一切動作,芭樂殘屑卡在牙縫,傻傻笑起來綠綠的真不雅觀。


都老夫老夫了, 我沒有咬著嘴唇,眼睛應景流出跟雪華阿姨一樣精準晶瑩的淚, 反而開始舉幾個明顯比我帥的朋友來說嘴,完全沒有一點"本來就是!",豪氣干雲的自信狀 。(幾個友人三不五時在監視這blog, 所以打死我也必須用肯定句來修飾這句XD!)


「A 不好看排名最後, B還不錯, 但C肯定沒你好..... 。」
「那D呢? 」(他的前男友,不是台灣人)

「當然比你差了! 」


聽到這些不允許有另二選擇否則家法伺候的標準答案, 我像拉K般心滿意足,擦拭著映出國王新袍魔鏡法佬的臉頰, 笑著繼續躺在綠地,翹著二狼腿地啃著黑珍珠......。

習慣了的平凡水果,總是沒有別人手中驚艷的蘋果亮麗炫目...只不過在某些特殊的時段或場景裡, 不起眼的土蓮霧跟芭樂嘗起來滋味也甜得迷人,"母豬賽貂蟬"的饞意,該是同樣的一種道理吧?!:p



mon amour.JPG



音樂copyright by我暗戀已久的迷人才子afan-『阿璠的studio』。

感謝帥哥,點播不到兩天, 才子就在百忙中自彈自唱錄好mp3送來,男版燕姿聽得很感心,
其實,
一樣地,我也常當個什麼都不是的隱形人,
週末一人自個兒看電影..... 。

    全站熱搜

    falizi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