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文豪福樓拜(Gustave Flaubert,1821年12月12日-1880年5月8日)筆下的《包法利夫人Madame Bovary》,是世界著名的浪漫主義怨婦,她出身農家,懂得琴棋書畫,心思纖細卻又春夢連連,婚前婚後一心嚮往難以圓滿的愛情,算是綜合有林黛玉的才情,潘金蓮偷情肉慾的高盧一代奇女子。

不知道福樓拜真實人生是不是真的跟這樣的情人尤物交手過才能寫出如此震撼當代的小說(據說他任何文章都需要嚴格考據百般推敲後才會出手),但如果是我,肯定沒有辦法如此活靈活現的長篇憑空杜撰只能在一旁婀腰嘆服。

說到因情欲出軌,被社會指責不得善終的包法利夫人,就想到法力以前在台灣時少未長智囚鳥自虐的委曲。當時不知在ㄍ一ㄥ什麼的,一不出櫃,二不入Gay Bar,三沒去過"公司"打卡(現在網路相簿那麼方便,還有去 二二八公園找人這種東西嗎?),偏偏多愁善感嚮往愛情,常常一時性起,白淨活耀的精虫寶寶,就讓他們通通躺在衛生紙哭泣等死,絕不戀棧手下留情。


敝人實不姓包,馬蛋包法力也沒有雞雞是個十九世紀法國女子,但究其情感受普羅社會輿論壓抑的背景,為身份所限個人情慾要放不放的內心掙扎,虛榮喜愛流行事物探索理想男子的渴求心態,在在讓人覺得身為同志無為亦若其是,還蠻像她表親的。

尤其巴黎路上帥哥型男誘惑這麼多,縱使有伴了偶而不免還是讓人想去探個究竟,這種人性無底貪婪部份的感受,就算貞節烈男嘴裡口口聲聲不能諒解,捫心自問望著無法控制的下體也多少可以理解,這種fu也細膩深刻的體現在福樓拜艾瑪少婦小說的情思描述裡(包法利夫人原名Emma)。福先生誠實地刻劃出已有伴人士在社會公義下不能明講,卻又不時糾葛在心的那份失樂園的情慾世界。


不管是包法利還是法拉利,天高皇帝遠,初到歐洲的法力沒有父母親友的羈絆自然快樂出了櫃,心想滿街同志云云眾生中,要是有那個願意對我好,願意陪我談心表真情的,二話不說跟他一輩子到老不離棄,就算他家徒四璧冰雪流鼻涕,躲在鄉下靜靜洗三年碗也不在意,好個少男純情。



但是,法國時間說實在比美國時間還不值錢,過了半載,若以為人生就此溜過彩虹橋順利找到生命中那個人一起到老,那就太太太天真可愛了。

也去了幾個同志聚集的場所,也曾有過對象日子閃亮了幾次(可是不是異性戀就是別人家滴),一直等到隔壁日本同學美智子家揀來的小花,仔貓都生了兩三隻了,敝人還是孤家一個看書閉宿偶爾播放A片打打牙祭,性生活像斷食的神父,上帝為我哭泣,甘地都為我不值 。


果真生活過得太如意就不叫留學了。

身在號稱滿街都是同志的城市,半年多沒有性生活雖然不能說可恥(許多人還引以為傲),可是身邊放洋過海的同志學子們,出櫃後講話就不再客氣,不是拿著男友炮友照片當Labtop手機桌面,就是時而切磋彼此的床上技藝,性愛冒險史從西班牙怔戰到比利時,五色牌白黑紅黃棕人種統統全收齊,張張尚有爺名,歐洲半壁江山全淪陷,通通給他通腸佔領!!


好威阿!


不僅如此,還有位同志閒來沒事,在word裡JPG詳載床友的屌形,完全企業化地記錄他們最私密的情事,從體毛多寡顏色深淺,陽具勃起角度,持久系數都不打馬虎明確紀錄,聽得大家目瞪又口吃,顯然個個同志姐妹們都過得頗愜意,玩得那麼happy口沫橫飛說長道短那麼地高興,而我....卻連個鬼牌都沒有 TT, 撒旦也在笑自己。


不甘心阿! 我不甘心!

午夜夢迴都被五雷春神給驚醒 。


沒有古巨基的俊朗神態,也沒有李準基妖嬌迷人的笑靨,法力基基照照鏡子至少五官完整,五隻健全,屁股還有三兩斤,怎麼會這樣沁采沒行情? 咽不下這口氣,不想餓久了睪丸發炎乾著急,為了早日開竅,在巴黎網交同志達人的指點下也上了Gay chat網,開始打拼法國進出口市場,為自己爭光 。


爹默,網路交出來的友,就像沒有CAS肉品檢驗的私宰商品,好壞真得看運氣,灌水的,黑心的,沒因而葛屁?吃久見詳情,以為made in france的都是好貨極品掛保證,還不如去香榭店裡買愛馬仕,LV在家裡賞玩比較不會碰到仿冒品。


真心要交友的法國網路男不是沒有,只是少得如七月雪般可憐,多少人有耐心可以跟話都講不清楚,不知道法國總理叫什麼名字的人耗時間聊天氣? 畢竟性就是性,大家迫切想要的不過是屌跟屁眼間遊移的床戲,做個愛別想就此生感情綁住野男人的心。Chat個三句(註)就要上床的法文打來打去就是那幾個詞,實在學不了什麼東西,見面說沙律,爽完了說翹,床上的body language或許還可因而學幾句,要性只要你不挑敢玩,種狗賽潘安,到那裡還不容易? 能多戰幾回最終還不是為了滿足那份人類最原始的欲望, 就算有幸最後真的因此得了個法國快婿,也難免戰戰兢兢無時不懷疑他在網上技倆故施,逢低轉手再失去。

剛到異國一大堆作業焦頭爛額,懶的成天狩獵的留學生孤守在不到幾坪的小studio裡跟人家搞得再多次再爽快,還不如夜晚有個固定的人陪在枕邊談天踏實貼心,很難不自覺就是在修道院唸書經常落漠地在家等著意中人出現的馬蛋包法利。

沙漠獃久了,感性的駱駝也哭泣 。


終於;一次不美好的驚驗讓人從此覺醒,一個素未謀面無視網路道德何物的法國登徒子,學識家世都不錯,只是嘴巴賤了點,左搭右搭個把月後,突然傳來過往幹炮亞洲弟弟的玉照吹捧自己屌大性能佳,不消幾秒間,照片在十七吋的螢幕板上一開,才發現裡頭咪著眼被抽,拉,推,吹,送的人是......昨天一起看電影唸博士班的泰國友人T !!


哭,晴天霹靂@@。


是世界真小還是人肉市場太擁擠?貨色都是如此這般?背後冷冷的風在淫夏裡不停的放送=.=。


不久,跑去大醫院Hotel Dieu驗了愛滋,過了幾日恐怖等待的心情,法國大夫一句通關蜜語: 「捏嘎踢夫(Negatif)!」, 靜默待罪之人馬上歡樂展翅飛揚成天使,包法力從此走向文藝復興詭計交友的路徑.....。


(怎麼寫著寫著寫得好像辛酸起來,等下次有空再來談談什麼是文藝復興的詭計...XD)

(註):三句法語是:「Bonjour?你好,Photo?照片?Tu te deplaces ou c'est moi? 來我家還是去你那裡?」)





(後言)不知不覺來法國也過了該癢之年了。

這幾年來,週末假日閒暇有空喜歡往郊外跑,遊走各同志趴當聚光燈下主角拋頭露面的機會不多,但就算這樣隱身世外,身邊還是出現了許多小小法力無法理解光怪陸離的事情--謊言,偷情,愛滋,背叛,家暴,亂倫,多P,毒品,性愛party,上至法國富人上流社會同志間的醜聞陋事,下至東歐難民南亞偷渡客間的露水陰緣,法國同志圈間的愛恨情仇,爾虞我詐豈是幾句話能了得。


本站從開站以來,並不是故做童稚愛裝神秘,只是沾染了法國人愛護隱私的陋習,但卻又掩不住生性愛發表的文字慾,除了介紹法文歌曲,電影與歐洲同志奇事法規人權現況,以太陽水果blog自娛外,記事也非流水帳,多是挑些自己部份日常生活雞毛蒜皮勉可搬上台面的同志情事來作文章,從未詳細寫過朋友間或朋友跟他人間的事跡,就是因為這個圈子說小不小,說大,一打聽大家都不難知曉,留法懂中文的人畢竟不像美國那麼多,所以寫出來也只是徒惹麻煩,讓身邊的朋友難堪怨聲載道罷了 。

自認不是一個高調愛露臉的人,但是靜靜看著身邊這麼一樁又一樁瞠目結舌的人間極"趣",豈是平常也造口業的人所能忍的,為了避免火星一口氣爆爛炸傷無辜,我將開始不定期的把日常口業化為文字,許多常來本站未出過聲,真實生活見過面的好友們看了這段請別害怕,除了你搶過我男友,你害人染上性病,你陷我吸毒於不義,你裝肖ㄟ裝小白來踢館,做人太雞掰等著被公幹外,只要心情好,所有不倫的情事一律張冠李代,名字也會打馬賽克跟著改。


哈,包打聽法力僅此。

全站熱搜

falizi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0) 人氣()